contact
?
經典案例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經典案例 > 正文

替代單位參保義務的社保補貼不應計入工資總額


發布時間:2018-01-25 14:10:23

吳學文 王 坤

    【案情】

    李某于2015年3月6日在某公司工作,雙方簽訂的勞動合同約定:某公司按月通過銀行轉賬方式向李某支付工資1600元,李某自愿放棄某公司為其參加社會保險,某公司按月以社保補貼的形式支付李某800元。2016年5月11日,李某以在崗期間某公司未為其購買社會保險為由向某公司提交了書面辭職。后,李某離開某公司未再上班。李某于同年5月17日申請勞動仲裁,以單位未依法繳納社會保險為由,請求某公司支付解除勞動關系經濟補償金,工資標準按每月2400元主張。勞動仲裁委按勞動者主張的工資標準,裁決某公司支付李某經濟補償金。某公司不服,訴至法院,認為社保補貼不應計入工資總額,且應折抵經濟補償金。

    【分歧】

    一種意見認為,根據《關于工資總額組成的規定》第四條規定,工資總額包含補貼,某公司發放給李某的社保補貼亦屬于補貼,因此,應計入工資總額。因社保補貼屬于勞動者所得工資的一部分,故不能折抵經濟補償金。

    另一種意見認為,勞動者與用人單位約定免除用人單位法定的繳納社保義務,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應屬無效。社保補貼雖名為補貼,但實質上是彌補因未參加社保給勞動者可能造成的損失,因此,不應計入工資總額。因單位未依法繳納社保給勞動者的權利造成損害已成事實,故在其未依法補繳社保、彌補損害的情況下,不能主張勞動者退還社保補貼或折抵經濟補償金。

    【評析】

    筆者贊同第二種意見,理由如下:

    1.計入工資總額的補貼一般具有福利性質,社保補貼不具有該特性。依《關于工資總額組成的規定》第四條規定,補貼屬于工資總額的組成部分。具體到補貼的范圍,第五條、第八條明確了生活費補貼和物價補貼兩種類型,皆是保證職工工資水平不受當地物價影響而支付給職工的生活保障措施,旨在充分發揮職工積極性、創造性,全力以赴投入到用人單位生產與經營中。從本質出發,補貼的福利性質顯著。如沒有此類補貼,一般影響的是勞動者當下的生活水平和質量,無關乎未來特定時刻的風險承擔。而國家建立社會保險制度,為的是保障勞動者在年老、疾病、工傷、失業、生育等情況下依法從國家和社會獲得物質幫助的權利,是個人風險的社會化分擔,具有公益性、社會共濟性,本質上是一種社會保障措施。因此,用人單位為替代其參保義務向勞動者支付的社保補貼與物價補貼、生活費補貼性質迥異,不能計入工資總額。

    2.以社保補貼免除用人單位繳納社保費用義務的約定無效。按期、足額繳費是社會保險基金暢通運行的物質基礎,關乎勞動者切身利益的及時維護與實現。社會保險法第十條、第二十三條、第三十三條、第四十四條、第五十三條明晰了用人單位與勞動者或一方繳納或雙方共擔保險費的繳納方式。該規定具有法定性和強制性,當事人不能約定以支付社保補貼方式變相排除用人單位的繳費義務。否則,依據勞動合同法第二十六條規定,相應約定將因違反法律、行政法規強制性規定而無效。本案中,雙方勞動合同有關以社保補貼免除用人單位繳納社保費用義務的約定無效,某公司支付社保補貼的行為不能免除其繳納社保費用的法定義務。

    3.社保補貼不能折抵經濟補償金。在確定了用人單位與勞動者以社保補貼免除繳納社保費用義務的約定無效后,用人單位能否要求勞動者返還社保補貼或折抵經濟補償金,實踐中亦存有爭議。從合同法第五十八條規定來看,合同無效,因該合同取得的財產,應予返還。但合同法該條以及勞動合同法第八十六條亦規定,合同無效,給對方造成損失的,有過錯的一方應承擔賠償責任。因用人單位先前未按時足額繳納社保費用造成勞動者權益遭受侵害已成事實,故在用人單位未及時補繳拖欠的社保費用、彌補勞動者損失的前提下,要求勞動者返還社保補貼或以社保補貼折抵經濟補償金,不利于保護勞動者的合法權益。本案中,某公司在未補繳拖欠的社保費用、彌補勞動者損失的情況下,要求將社保補貼折抵經濟補償金,法院不應支持。

    (作者單位: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西南政法大學)

?
Copyright ? 2017 - 2018 律店 All Rights Reserved
e族彩票游戏